柳条街试点的工作人员刘树华衣着整洁

2021-02-01 09:18

记者在柳条街试点走访时发现,往日燃煤锅炉房四周弥漫浓烟和黑色烟尘、不时散发刺鼻气味、墙角残留黑色煤渣等景象已不复存在;锅炉房内窗明几净,绿色墙壁不再遍布煤灰。据长春燃气热力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院长金永浩介绍,与燃煤相比,天然气燃烧变成水蒸气,不再排放二氧化硫等污染物和渣滓等颗粒物,小区环境好多了。

燃煤供热和燃气供热的差距主要体现在运行成本上。据长春市公用局理论测算,在一个完整的采暖期,建筑面积一平方米的耗气量约为17立方米。吉林省居民用天然气价格是2.8元/立方米,一采暖期燃气供热价格就是建筑面积一平方米47.6元。吉林省燃煤供热价格是一平方米29元,即一平方米的成本要高出近19元。这就是说,一户100平方米的住宅,一个采暖期要多付出1900元。

温成君认为,关键是对供热企业运行环保系统给予一定补贴。“脱硫除尘装置的运营成本建筑面积一平方米高达3元左右,供热企业积极性不高。建议政府对积极采取环保措施的供热企业给予一些政策扶持和补贴,帮助企业分担一部分成本。毕竟东北地区仍是以燃煤供热为主。”他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虽然吉林省气源比较丰富,但由于多方面原因,近年来冬季也时常出现短期“气荒”。若长春市或省内其他城市持续增加“煤改气”面积,也会出现气源紧张;若长春市供热全采用“煤改气”,每年需要29.9亿立方米天然气,超出全省产量。

尽管“煤改气”工程存在诸多优点,但是记者了解到,试点中也存在成本高、气源不足等问题。

“煤改气”的改造成本可分为一次性投入和运行成本。据长春市公用局供热管理处处长温成君介绍,在购置锅炉装置、燃气管道铺设等一次性投入方面,天然气锅炉与燃煤锅炉成本相差不大;若是未来建设大型燃气锅炉,还可省去堆煤场和堆渣场。

2013年,雾霾天气频发。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在此基础上,一些省市提出“煤改气”改造计划,长春市也启动了“煤改气”试点。

为治理大气污染,2013年我国多省市开展“煤改气”工程,吉林省长春市也实施了“煤改气”试点。记者在采访时发现,“煤改气”具有减少污染排放、温度稳定易控等优点,但也存在成本高、气源不足等问题,1平方米成本增加近19元。

正阳街试点附近居民苗贵民说,“煤改气”后空气清新了,家里暖和了,温度稳定了……

1平方米多花19元 高成本难住“煤改气”

此外,对传统供热方式进行技术改造和提升也不失一个好办法。吕凝指出,目前热力企业脱硫除尘技术十分成熟,能够实现在线检测排放,且除尘率可以达到95%以上。

目前,长春市没有让试点居民分摊多出的成本,而是由财政补贴。按照长春市优先改造1207万平方米小锅炉的计划,政府要补贴近2.4亿元。事实上,1207万平方米还不足长春市供暖总面积的十分之一。但是如果“煤改气”继续扩大范围,财政将不堪重负。

工作服一个月不用洗 “煤改气”好处多

长春燃气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梁永祥等人建议,各地在推行“煤改气”等天然气利用项目时,不应一哄而上,供热手段要多元化。如电采暖供热,具有维护成本低、使用便捷等优势;地板辐射式采暖可随时供热,也可随意调温,清洁环保。特别是要鼓励采用生物质、地源热泵、污水源热泵等新能源供热。尽管新能源供热广泛推行的时机尚不成熟,但相比于传统能源,在供热效率和环保上都具优势。

“此外,‘煤改气’只有在冬季供热时使用,夏天利用天然气制冷还需再安装电力系统,使用效率不高,也造成资源浪费。”金永浩说。

“单独采用‘煤改气’供热成本较高。采用分布式能源综合利用方式,政府甚至都不用补贴。未来我国能源结构应尽快做出调整。”金永浩说。分布式能源将天然气作为原料,通过冷热电三联供等方式实现能源梯级利用,能源综合利用效率达70%以上,且具有清洁环保、能效高、削峰填谷、经济效益好、安全性高等优点。

相较于燃煤,除了温度稳定和环保外,“煤改气”还有自动化控制、发热效率高等优点。当供热温度达到标准时会立即停止供热,温度不足时也能立即“起炉”升温;平均发热效率可达到90%以上。

气源也是一个问题。吉林省天然气探明可采储量为1025亿立方米,2013年天然气产量为24.2亿立方米。长春市发改委主任吕凝表示,吉林省作为气源较丰富省份,气源问题不大,但气源缺乏的城市,“煤改气”时一定要慎重。据了解,今年1月,西安市出现“气荒”,重要原因是“煤改气”后取暖用气量增加。

2013年9月,长春市在“三环内”277处经营型供热小锅炉房中,选出3处作为既有锅炉房改造试点,涉及供热用户上千户;选择净月高新区一处新建小区作为天然气供热试点,未来净月高新区的全部新建项目将推行燃气供热和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

“煤改气”切忌一哄而起多措并举破解环境污染难题

“煤改气”不仅造福住户,锅炉工也从中受益。柳条街试点的工作人员刘树华衣着整洁。“以前衣服总是脏兮兮的;现在我这身工作服都一个月没洗了,你能看出来吗?”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