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岁月变迁、时光蔓延

2020-12-15 19:20

秦biangbian本是无名小卒,在赵国同年幼的秦国人质嬴政、以及满脸胡渣力大无比的胡人铠士“阿里巴巴”、爱动心眼的知识分子“胡参谋”、身经百战和蔼爱兵的老陕典范“蒙将军”四人均是少时玩伴。后来,嬴政归国,开展霸业,秦biangbiang便与其他三人加入秦军,成为驰骋纵横、建功立业的顽皮军团……

拉近人们与兵马俑的距离,让兵马俑不再只是摆在冰冷的博物馆,而是生动、鲜活的走入寻常人家。才能让更多的人愿意去了解它以及它背后的这座城市和历史。李向宇说,兵马俑是世界的骄傲,我是一个陕西人,传播兵马俑文化我责无旁贷。(记者、编辑:王帅)

李向宇说,“人们都说我,从我的设计里,看到了‘活的’兵马俑。”他说,这样说,是不公平的:是兵马俑一次次复活了我的艺术,是兵马俑给我的艺术以生命,不是我给了兵马俑生命,他们本就是一直活着的……

享誉世界的兵马俑,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对前来陕西旅游的人来说,都喜欢买一个兵马俑的复制品回去作纪念。为了让兵马俑更讨人喜欢,西安一代代艺术家,绞尽脑汁设计不同模样的兵马俑工艺品。李向宇就是其中一个。十年来,他设计的多种兵马俑工艺品,屡获大奖,更俘获了众多粉丝的心。

q版兵马俑、正在踢球的运动兵马俑、没有五官抽象化的陶瓷兵马俑、秦biangbiang和顽皮军团、半边脸是兵马俑半边脸是乔布斯的明信片……西安设计师李向宇的工作室充斥着兵马俑的种种元素,他说,这是兵马俑的变形记,他要用这种方式更好地宣传陕西。

身着秦biangbiang文化衫的李向宇,举着自己新设计的兵马俑明信片,明信片上抽象兵马俑和乔布斯合为一张脸。

作为陕西的名片,兵马俑以其承载的厚重历史闻名世界。兵马俑略显“杀气腾腾”的形象,以及它所背负的历史却多少让兵马俑显得有点沉重,让人敬畏但很难令人非常亲近,反而限制了人们对于兵马俑的接受度。尤其是对外国人而言,大多更是只闻其名不知其形。如何让兵马俑能被更多的人接受并喜爱?

这是李向宇为秦biangbiang系列玩偶设置的故事背景。后来,嬴政去世,秦二世即位。秦biangbiang四人,不想与胡亥等人为伍,决定以死追随嬴政……秦biangbiang等把自己变成泥人,跳入火坑中,成为现今兵马俑坑中的一名跪射俑……

李向宇说:“未完待续,秦biangbiang等人,在成为兵马俑之后,并不甘寂寞,他们等待着随时穿越,来到我们现代的时尚生活中来。”

李向宇说,在他看来,兵马俑绝不是死的东西。随着岁月变迁、时光蔓延,兵马俑在不断的生长着。他说,那些陶俑的头上、身体、眼神、心里,一定满布着苔藓、蔓延着藤蔓、弥漫着刀光剑影、惦念着飘飘红裙……如今,它们又在经历科技的21世纪,又在观摩着时尚的人群,那么,兵马俑也应该是时尚的。

2011年,秦biangbiang掀起的热潮席卷陕西,世界第八大奇迹,以时尚动感的卡通玩偶的形象复活,再次风靡世界。在人的印象中,兵马俑是一座规模恢弘的坟墓,雄伟却冷寂,保持着亘古不变的沉默。但有一个人,他却从不相信。在他的心里,兵马俑一直活着,而且一遍遍复活,生长。从兵马俑版的国际象棋、到风靡一时的秦biangbiang,从奥运版的兵马俑玩偶到会摇头手脚能动的兵马俑玩偶。十年过去了,他始终在和兵马俑的“死”较劲。他,就是李向宇,一个爱吃油泼面、爱咥泡馍的陕西汉子。

几年前,李向宇灵机一动,用兵马俑形象的小玩偶,代替国际象棋的棋子,设计了一套兵马俑纪念品。兵马俑国际象棋屡获大奖,并多次出现在国际交流的重大的场合。李向宇说,“总感觉对不起兵马俑,灵机一动做个东西,就得奖了。”他说,说到底,是兵马俑太牛了,对于世界来说,兵马俑是无穷无尽的震撼。